“预言家”乔治·吉尔德:密算体系必将崛起,谷

摘要: 在T-EDGE 全球创新大会上,任正非推崇的“高科技领域预言家之王”乔治·吉尔德分享了最新预判:密算体系必将崛起,而互联网巨头注定衰落——全球体系到了构建新信息架构的时候。

T

乔治·吉尔德在2019 T-EDGE 全球创新大会上

密算体系必将崛起,而互联网巨头注定衰落。

乔治·吉尔德这位“高科技领域预言家之王”,在2019 T-EDGE 全球创新大会上分享了他的最新预判。

作为美国著名的经济学家、未来学家、“数字时代”三大思想家之一,80年代末,他精准预测了半导体时代的繁荣;90年代,他又成为互联网和新经济的倡导者,预见了从局域网(“微观宇宙”)到中心互联网(“遥观宇宙”)的变局……

如今在他看来,目前占据统治地位的是谷歌的生态系统——在过去几十年中,谷歌生态聚集了全世界的经济体系,提供了大数据、云计算、机器学习、人工智能、搜索和满足等方面服务,创造了新的生态系统,它可以免费的提供人们想要的知识、服务和产品——当然还包括我们看到的各种广告。

但是,缺乏信任与安全是谷歌致命的弱点,且当前的计算机和网络体系无法解决这一危机。如果价值和安全不是信息技术体系结构的组成部分,那么这个体系结构必将被替换。

因此,乔治·吉尔德认为,基于广告收入和公民隐私安全利用的自由经济将让位给基于隐私和安全的系统。“密算体系”——区块链衍生产品的新架构——才是人类的未来之所在。

对此,乔治·吉尔德还逐条详细对比了“谷歌定律”与区块链定律的差异所在。比如,谷歌重视用户、提供免费服务,而区块链世界安全第一;谷歌追求公司的伟大,而区块链提供一个架构,帮助让用户变得伟大。

同时,吉尔德还认为,这一密算体系也将带来世界金融体系的改变,因为区块链可以提供一个新的货币衡量的尺度——时间。

以下是乔治·吉尔德在2019 T-EDGE全球创新大会上的演讲速记,经编辑:

我来中国的时候,我一点都不觉得我是在边缘,我觉得我是来到了世界的中心,而且我相信以后也会越来越如此。

90年代,我写了一本书叫《后电视时代》,当时我预判电脑是我们的未来,它可能就会像我们的手表一样可以随身携带,可能像一个钱包一样是一个私人化的物品,也可以识别我们的语音,也可以为我们导航,可以为我们收发邮件,可以收集新闻。可能唯一不能做的就是视觉系统,但是它可以为我们打开很多未来的门。

这本书还有非常重要的一个观点是隐私和安全的区别,隐私并不是处在危险当中,隐私并不是说要隐藏我们自己的身份,隐私其实是为了承认我们的身份。因此,人脸识别,并不是在侵犯我们的隐私,它其实是为了承认我们的身份,识别出我们的身份,它是一个很好的技术,我觉得中国应该继续做这样的技术,同时在这个技术方面引领世界。

《后谷歌时代》是我刚刚出版的新书。谷歌的生态系统在过去几十年,聚集了全世界的经济体系,提供了大数据、云计算、机器学习、人工智能、搜索和满足等方面服务,创造了新的生态系统,它可以免费的提供人们想要的知识、服务和产品——当然还包括我们看到的各种广告。

经济学大变革:不再是激励系统,而是信息传递的途径

我的这些书其实都基于一点,即经济学在数字化时代的变革,现在经济学其实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已经不同于传统的经济学,它是信息理论支持的经济学,经济学不再是一个激励系统,而是一个信息传递的途径。这其中又有三大关键词;

首先,“财富就是知识”。现在人们生活的地方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拥有很多的物资资源,与石器时代完全不同。知识的重要性被极大提升。即使一辆车也需要“知识”去识别面前这堵墙的信息,如果不能识别,就会撞上去。

第二,“成长就是学习”。经济的增长其实就是要不断的去学习。我们很多年前都在学习所谓的学习曲线。现在我们可以看到,我们每增加一倍的总销售量,成本却下降20%—30%。只有通过学习,才能够不断的获得成长。

第三点,“金钱就是时间”。我们有丰富的物质资源,但是时间非常有限。时间其实妨碍了你通过生产来获得财富。所以时间现在已经可以等同于金钱了。金钱,即演变为了一种时间的价值。时间已经成为了一个衡量价值的工具。

现在已经进入了一个时间价格的变革时代,现在的信息理论最重要的就是强调了时间的重要性。

我们常常通过GDP的增长,消费者的价格指数等等来评判经济形式。但是我购买力评价经常会出现错误,而“时间的价格”才是真正的显示了核心——比如说每一个工人他要工作多少个小时,才能购买相关的价值。

根据时间价格的调整,我们现在可以去测量全球经济的增长情况。我们可以看到中国增长是更快,而不是更慢。我们可以看到从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比世界上其他的国家增长的速度要更快,而且要快两倍之多。

很多人都想知道为什么几个世纪以来,黄金都是一种时间价格。这是为什么呢?因为在一千年以来,要提取一盎司黄金,所需要的时间几乎并没有发生变化。

“密算体系”将颠覆“谷歌体系”

现在我们正在进入一个新体系的边缘。

2009年3月24日,中国人民银行原行长周小川曾说过,‘我们现在要结束自由浮动的货币,要创造新的全球货币,要建立一个新的全球货币概念。”这是迈向世界新体系的有远见的第一步。

1988年,我就曾提倡过浮动货币。但周小川提倡的是要进行固定化,挂钩式的体系。周小川是正确的。因为在当今的世界,我们需要一个新的世界系统。

2009年,中本聪就提出比特币,实际上就对金融危机做出了回应。同时也回应了周小川的概念,即如何建立一个全球的货币体系。

世界体系可能一夜之间就会发生深刻的变化,2008年,全球市值最大的几家公司是,埃克森、美孚、沃尔玛、中石化,以及中国的工商银行。

但2018年,世界上市值最大的四家公司就便成了苹果、亚马逊、谷歌、微软。同时在过去的十年中,中国已经迅速的崛起,这些信息技术公司已经在美国获得极大的收益,继而开始转向中国,开始依赖于中国市场。

这是如何发生?事实上,在一个信息化的时代,经济体可以随着我们大脑速度的变化而发生变化。

到2023年,我们预测市值最大的四家公司很有可能是阿里巴巴、腾讯、百度、字节跳动。到时候他们可能会取代谷歌,用户将不再会极大的依赖于谷歌提供的商品和服务。

当然这很可能还有其他的可能性,比如以太坊、比特大陆,同样可能是到2025年市值最大的公司。

中国非常重视区块链技术,而很多美国的政客却很少知道区块链到底是什么,这是让人感到意外的。现在也是从后谷歌时代到一个新的时代的开始。

在我的新书《后谷歌时代:大数据的没落与区块链经济的崛起》中,曾列举了谷歌影响下的「十条定律」,和如今区块链领域的十条定律来进行对比。(在今天的大会上)我想讲其中五条:

谷歌定律第一条是用户至上,交流优先。它关注客户的方法是为客户提供一些免费的服务。

区块链定律第一条则是专注安全,安全第一。因为没有安全,我们可能就没有这样的网络,就并没有真正的经济,而且没有什么是免费的。

谷歌定律的第二条,是专心将一件事情做到极致,比如他们试图实现量子霸权,但是我认为这一目标其实是中国量子物理学家潘建伟实现的。

区块链定律的第二条是为客户提供足够安全的空间,让他们展示自己的才华,将自己的才华做到极致,提供一个安全的平台让客户自己来创造。

谷歌定律的第四条,是互联网可以实现民主。即把民主放到网上,因为谷歌搭建的是一个架构。

区块链定义的第四条却是,区块链并不是一个金字塔,或者一个等级体系,它是一个去中心化的系统。区块链是一个扁平系统,是平级对平级的一个系统,而且它能够平均的分配算力,如果能够足够的分配算力的话,就不需要投票。

谷歌定律第五条,如果你想要寻找答案,其实无需坐在桌边。手机上就有很多广告。

区块链第五条定律是,如果区块链足够智能,它应该屏蔽大部分广告,而且手机上大部分广告在手机上也没有办法显示。

广告流量占用了我们30%的时间,而手机上的点击广告率只有0.06%,在这0.06%当中又有很大部分是手滑划错,净广告点击率只有0.03,所以这是失败的。

谷歌定律第六条是“君子爱才取之有道”,这确实是正确的。但是,谷歌认为区块链是浪费能源的,因为挖矿的过程消耗能源。

不过,我认为最浪费的过程其实是货币的交易。经济领域最大的行业其实就是货币交易,达到每日5.1万亿的浮动货币的交易,这是占全球GDP25%。而且也是全球贸易的3倍。因此,我认为在全球经济不断发展的过程当中出现贸易战其实是非常可怕的。

谷歌定律的第十条是追求无止境,不要一般伟大,要超级伟大。

区块链定律的第十条是,提供一个安全的体系,提供一个架构,把所有交易加上不可篡改的时间戳,让我们的客户变得伟大。

总而言之,谷歌的体系将被区块链的十条法令来被打破。但区块链还可以带来一种救赎,即“货币的救赎”,货币是价值尺度,区块链可以提供一个新的货币衡量的尺度,也就是时间。同时,区块链也可以提供一种新的安全的全球网络来阻挡网络安全的危机。众所周知,现在网络安全问题非常的严重,每年有大量的个人隐私信息的泄露。

上一篇:2019互联网公司死亡名单
下一篇:元禾辰坤徐清:GPLP行业的系统性困局与变局

网友回应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